www.8029.com > 影片评论 > 正文

纪录片对话杀人魔:杰夫瑞·达莫访谈录的影评与观后感《观看中的一些感想》

编辑:米兔影评时间:2023-05-24 13:40:57

达莫的童年和家庭放在连环杀手里属实普通,没有暴力,没有**待,没有霸凌,顶多父母离婚和争持。

他**的动机总是在追求希望人们没有要求和条件的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哪怕是一具尸体,显然他从小家庭对他习惯性忽视,谁都可以不经过他的允许离开他,尤其是母亲后来擅自带着弟弟离开,在他看来只是又一次理所当然的被抛弃,同时恐怕家族的规矩里,关怀和爱都是有条件的,所以他一直向家里隐瞒自己同性恋的真实身份,因为父亲和祖母不会接受同性恋的自己。

达莫是个非常聪明且明事理的人,人生的前期一直在尝试模仿正常人的生活,但最终都失败了,在不**的九年里,他挣扎在身份认同中,直到酒店杀死**让他认为**是种本能,自己只能选择做邪恶,做不了正常人。

从他第一次有攻击想法,想要袭击路上的跑步者,再到第一次**,再到想要把人做成植物人,他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没法用正当的交流方式和对方产生联系,对自己的自我评价非常低,对他人也无法建立信任

达莫不一定是个种族主义者,但他利用了社会对同性恋和少数族裔的歧视,达莫住的社区和公寓是黑人聚集区,约走的人是少数族裔或者黑人同性恋或男妓,这些人,这些标签是社会上最边缘的群体,消失不奇怪,**也不认为他们值得保护,那个逃出来的亚裔男孩,就算看起来不止十四也绝对没有成年,**说自己没有深入调查是因为敬重同性恋,反倒是真正的歧视,他们认为达莫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是一种自我弱势的暴露,同性取向是羞耻的,一般人不会拿这个撒谎,因此丝毫不认为一个**神志不清的未成年跑到街上有什么问题。

恋尸癖实际上不是他**的主要原因,因为他后期尝试过把人做成类似植物人的状态,他并非觉得死人会更好,这也对应他虽然童年喜欢收集尸体,但并不会去虐待活着的动物,食人和储藏组织则是伴随的纪念方式,剖解对他来说是”敞开心扉“的物理表达。

心理医生,律师和法官的想法非常真实,看起来一直站在受害者的对立面,但他们接触了达莫本人,还在尝试把达莫当做人对待,加害者的死亡只能让围观者称快,既不能安慰受害者家属,也不能拯救加害者,大家看不到这个**魔老去或者改变的模样,悲伤结局的又一轮悲伤结局。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