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029.com > 影视推介 > 正文

电视剧消失的孩子的剧评《《消失的孩子》故事背后折射出爱的畸形》

编辑:米兔影评时间:2023-06-01 14:31:08

大家好,我是暖暖。刚刚看完由贝壳邦写的《海葵》改变的网络电视《消失的孩子》,深有感触,这部网剧一共写了三个故事。

故事一:莫莫的走失

故事由三年级的莫莫走失开始。很平常的一个早上,莫莫爸爸杨远在单元门口的车上等莫莫,准备送他去上学,莫莫的妈妈陶芳看着莫莫从家门走出,下楼梯。但是莫莫爸爸却没有见莫莫从单元门走出来,莫莫父母报警,警官来后和他们一块儿在他们那一单元一家一户找都没有找到莫莫。 通过警官对案件的调查知道:莫莫得了多动症,母亲对他特别严格,而且报了很多兴趣班,父亲在家里没有说话的权利。这和大家大多数的家庭一样,在孩子刚出生后,就给孩子的未来做了规划,努力把孩子培养成大家喜欢的样子,不管孩子们愿不愿意,他们只能服从,不能有异议。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担心孩子在起跑线上输掉,就会报很多早教班,等上了小学就是各种内卷。都说孩子的童年很短暂,大家做家长的要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可结果孩子的童年都是用兴趣班,试卷,父母的呵斥声中堆积而成。

杨远给莫莫养了一只狗叫呼噜,莫莫在语文考试的时候卷子有一半没写导致没有成绩,被陶芳知道后就把呼噜送走了,送走后的呼噜被小区的车撞死后埋了。莫莫他们家住402室,他们楼下的302室,住一对父女。女儿叫恩怀,是初三的学生,是一个学习很好的女生。父亲叫许安正开一家装修企业。在恩怀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恩怀特别独立,经常独来独往没有一个朋友,她的父亲一天只忙生意上的事,从来不管她。恩怀因为一次忘记带钥匙,在楼道上等她爸爸,正好遇到了莫莫一家三口回家,于是邀请恩怀去他们家等她爸爸,就这样恩怀认识了莫莫一家,并和莫莫一家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恩怀经常去莫莫家吃饭和写作业,恩怀也会辅导莫莫写作业。在八月二十六那天,杨远征得恩怀父亲的同意,带着恩怀和他们一家去了北湖玩了两天,莫莫和恩怀在北湖认识了一个奶奶,那个奶奶家有一条狗怀孕了,莫莫特别喜欢狗,奶奶说狗生下宝宝,就送莫莫一只,莫莫担心母亲不同意养狗,就说他不能把狗狗带回去,奶奶就说那我就替你养吧,莫莫同意了。莫莫回家后不久就央求爸爸带他去北湖玩,杨远答应了,但是陶芳一个眼神,杨远就退缩了。莫莫就和恩怀两个人商量偷偷去北湖,开始到故事开头莫莫早上没有去学校,而是拿着恩怀家的钥匙偷偷进了恩怀的家,恩怀答应莫莫她考完试,就请假回来,带莫莫去北湖。等恩怀回家后,莫莫并没有在恩怀家,莫莫就这样消失了。

故事二:袁午为了钱,把父亲的尸体放在了鱼缸

袁午是恩怀他们家隔壁301的租户。袁午给人的感觉就是看起来很丧,让人很不舒服。不爱说话,冷漠。袁午和他的爸爸袁卫国租住在301室,袁午每天把自己包裹得特别紧,无论什么天气都会带一个毛线帽,和别人聊天都要反复地练习,才能够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袁午在母亲车祸去世后就**成性,输掉了房子,妻子和他离婚后,他也失去了工作,这些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他和父亲相依为命,他父亲希翼他能重新振作起来,让他找一份工作,不要指望他的养老金生活,袁午没有找到工作,却骗他爸他在企业实习,每天早上八点出门,四点回家,这一段时间他都是在麻将馆度过的。他父亲在一次喝酒中撒手人寰了,袁午本来准备打120,最后却决定把父亲的尸体藏起来,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一直领他父亲的退休金。

故事三:林楚萍被性侵

林楚萍是301室的业主,四个月前,在熟睡的时候被人用麻醉药迷晕,然后被性侵。醒来后感觉浑身不舒服,明明关好的窗户却被别人打开,而且还在窗台上遗留下一个手帕。林楚萍的哥哥是医生,带林楚萍去医院检查身体后,证实林楚萍被性侵。本来说好去报警,但林楚萍选择了逃避。林楚萍把房子租给了袁午父子,她和同事合租。虽然她放弃了报警,但她和哥哥两个人开始自行调查,刚开始他们怀疑是林楚萍同事吴俊翻墙从窗子进去性侵的她,因为吴俊喜欢林楚萍,而且吴俊是一个不善与人交往的人。林楚萍在他哥哥的建议一下,约了吴俊吃饭,获得了吴俊吃过的香烟,检测出吴俊并不是性侵林楚萍的人。吴俊从林楚萍平时在企业的表现和主动约她吃饭,断定林楚萍肯定受到伤害了,林楚萍告诉了吴俊他的遭遇,吴俊虽然不爱善于交际,但却是一个精通电脑,对各种冷常识特别感兴趣。他帮林楚萍分析从中断定性侵林楚萍的这个人一直在暗中观察林楚萍 ,并了解林楚萍的日常生活习惯,知道林楚萍每天睡觉前必须喝一杯纯奶加蜂蜜,才能睡着。直到林楚萍看到他们业主群里发的莫莫从302房间凭消失,林楚萍怀疑这和她被性侵一定有联系,因为他们家的房子就是302室的恩怀的爸爸给装修的。林楚萍和吴俊去了301房间,用钥匙打**门,结果刚进去就被许安正给迷晕了,莫莫也在301室,也被迷晕了。许安正让袁午把莫莫给打死,但是袁午没有,许安正就把袁午打断几个肋骨,然后准备用锤子砸死袁午的时候,警官破门而入了,至此所有的谜底揭开了。许安正和林楚萍是邻居,他们两家的房子只有一墙之隔,林楚萍的房子是许安正过设计装修的,他们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他们两家在这堵墙两边各安装了一个柜子。许安正在设计装修的时候在两家的柜子里设计了一个暗门,为了防止发出声音并在柜子底部安装了滑轮,这样许安正就可以随便出入林楚萍家。莫莫和恩怀约好去北湖的时候,先去了恩怀家,当听到父母报警后,**打电话叫恩怀的爸爸回来开门例行检查,打电话的声音被莫莫听到了,莫莫担心被找到,就藏到了许安正房间的柜子里,因为不小心触动了暗门,就到了袁午的房间。袁午担心他藏他父亲尸体的事暴露就捂住莫莫的嘴巴,莫莫一直喊叫,不小心撞到鱼缸上晕了过去。许安正打**门后,**检查了几遍了都没有发现暗门 。直到恩怀告诉杨远她听到爸爸的房间有吵架的声音,杨远报警后,**才到301房间破门而入,才阻止了许安正行凶。许安正和袁午被逮捕了,许安正承认他性侵了林楚萍,他担心性侵林楚萍被发现,准备利用袁午杀死莫莫,这样袁午因为他父亲的事也不会去告他,这样他就会没事。

许安正因为**罪和犯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八年。袁午判了一年十个月。恩怀被她的母亲接走了。莫莫经常对父母说她想恩怀。

写到最后

借用杨远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孩子。三个故事中的三个母亲对孩子的不同态度。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下为人父母对孩子的不同态度。

莫莫的妈妈,望子成龙,每天把莫莫的时间安排得特别紧,没有一丝放松的时间,认为所有能干扰到莫莫学习的东西一一从莫莫身边拿走。

恩怀最让人心疼,从刚出生没有得到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爱。她的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束缚她的家,她认为是孩子羁绊了她,未等恩怀长大就和恩怀的父亲离婚了,离婚时,谁也不愿意要恩怀,最后恩怀跟了父亲。恩怀和父亲住一块儿时两个人很少说话,她的母亲和她住在一个城市却从未联系过她。对于普通孩子来说,和家人一块儿吃个饭、出门逛个街、和父母撒个娇这些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对于恩怀来说却是一种豪侈,在莫莫家里,她甚至渴望自己就是他们家的孩子。恩怀从她妈妈那儿又回到了和她父亲的家里,杨远夫妇把恩怀当成女儿一样对待。他们认为孩子是孩子,爸爸是爸爸,并没有把恩怀爸爸犯的错强加在恩怀身上。

袁午的妈妈一直把袁午当成小孩一样对待,让袁午成年以后还是巨婴,性格唯唯诺诺,不能独当一面,找不到工作,甚至连最基本的聊天都要反复练习,直到母亲去世,感觉自己的靠山轰然倒塌,他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于是靠打麻将**自己,最后弄得妻离子散。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