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029.com > 影片评论 > 正文

《年会不能停!》为什么会成为黑马?

编辑:米兔影评时间:2024-01-08 09:14:00

毋庸置疑,影片《年会不能停!》成为了2024年开年最强之作,评分从8分一路上涨至8.2分。好口碑带来超强后劲,票房一路逆袭,并连续多日问鼎单日票房,平台预测票房更是突破10亿。

“996”、内卷、躺平等热词,近年频繁被热议;再往前几年,“逃离北上广”等相关词条同样反复被大众咀嚼。不管话术如何变化,背后始终映射着都市打工人的辛酸。而影片《年会不能停!》则罕见地将视角对准这群人,用喜剧逗笑观众的同时,引发共情。

但事实上,这部针砭时弊的影片并非是编剧兼导演董润年近年才有的概念,早在2017年就已经萌生了这一创作思路。“我觉得上班有很多值得讨论和值得反讽的东西,可以做成影片。”编剧兼导演董润年面对1905影片网谈及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开始了创作。

只是反复推翻调整的过程中,也坚定了他自己做导演后的想法。只是他率先拍摄了处女作《被光抓走的人》。但《年会不能停!》的剧本并没有停下,甚至推翻了7、8稿。过程中,他找了几个做过HR总监的高中同学,他们也最终成为了影片片头的顾问。他和整个创作调研团队,采访了不少相关经验的人,为影片注入了一份“真实”。

欢腾的喜剧,契合了2023互联网的“发疯”学问,而影片背后创作的种种,或许才是故事被认可的本源,也更让《年会不能停!》像极了每个打工人的年终报告。

只是对于董润年而言,对于这部影片并没有太多预设,只是希翼能拍一部好笑的喜剧。首映的时候,他会忍不住跑去影厅门口偷看观众的反馈。影片《年会不能停!》如今更是成为近五年评分最高的国产喜剧影片,“观众都笑了,对创编辑来讲,就是最好的回报。”

「经历」

很多人知道董润年,是因为他作为《老炮儿》的编剧,但翻看他的履历,他参与的作品中,喜剧作品更占多数,有《心花路放》《厨子戏子痞子》等,以及《丑女无敌》等经典的情景喜剧。

正因为此,在他开启导演之路后,越来越坚信,如果自编自导一部纯喜剧,一定会很有趣,更想看看自己创作的那些喜剧包袱,如果不再是由其他导演去实行,又是否能“抖”响呢?

于是,他决定为自己写一部喜剧。

董润年想到了自己年少时光,那时中国推行的是单休制(注:中国于1995年5月1日开始实行双休制度),“我父母是双职工,印象里他们每天都要去上班,即便下班回家吃饭,讨论的也是单位里的那些人和事。”

后来他慢慢长大,到了就业阶段,再和身边朋友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反复聊的都是工作的那些事情。虽然和父母辈相比,国营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内容,以及聊的内容并不一致,但是其实内容本质并无差别,“这是中国人很主流的生活内容,但为什么很少有影片去表现它呢?”

尤其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大家在职场中遇到的故事愈来愈奇葩,“这些事情都非常值得大家拿出来讨论,以及值得反讽。”

因此在影片中,众和集团的设定也是一家由实体经济向互联网经济转型的企业,这恰恰是故事的矛盾所在。从原来的工厂,到如今的大厂,背后是不同代际、不同领域的人,在面对相似事情时,共同会有的局促和无所适从。

但这一设定反映了当下社会生活变化的同时,造成的错位,为影片《年会不能停!》带来的喜剧效果。

「真实见闻」

影片《年会不能停!》最大笑点,莫过于大鹏饰演的胡建林,阴差阳错地从基层被提拔进人力资源部,为了能融入工作,开始疯狂地“数人头”。

这一行为看似荒唐,但其实是董润年对现实的提炼。

只是这一剧情的设定,来源于对角色。在董润年的初期剧本中,主角面对裁员,希翼通过自己在年会上的表现,来保住自己。

这样的故事看似完整,但少了些冲突,此时一则社会资讯“闯入”董润年的视线。一位流浪汉潜伏在高档写字楼,并生活了近1个月,知晓内部的运作,甚至知道在哪里能睡觉和洗澡,“原来这么严丝合缝的地方,也能让人找到缝隙。”

资讯的荒诞远超剧本的戏剧张力,于是董润年又自我推翻,并重构剧本故事。在过程中,慢慢有了胡建林、马杰、潘怡然等一系列角色,也有了映照资讯事件的王迅饰演的庄正直。每件荒唐的故事背后,实则都有现实做支撑。

正如上文提及的“数人头”事件,董润年起初以为HR(人力资源管理师)不应该对企业成员很了解吗?

后来在调研过程中,一名HR总监告诉他,其实head count(数人头)是HR最基础的工作,当一个企业人数达到千人、上万的时候,每天都会有人入职,也有人离职,“每天都有很多变化,如果每周不进行统计的话,上层领导根本不会知道整个集团有多少人,甚至会影响整体后面的决策。”

而且在调研过程中,一些大厂HR总监同董润年讲了不少故事,原来有的企业晚上加班有补贴,是需要提前上报,甚至HR有时候会去各个部门暗访,核实实际的加班情况,“这个让我想起年少读书时,班主任也经常会在后门偷偷探头,看大家有没有认真上课。”这些事件都给了他足够的启发,因此创作胡建林点名的剧情。

点名事件恰恰发生在众和集团内部,传出裁员风波的期间,这种不同人之间的错位理解,也让喜剧性达到顶峰,“在那些员工看来,这确实是‘恐怖片’,但大家就是用戏虐的方式呈现,给大家进行心理按摩。当大家能笑着,甚至于丑化自身恐惧的东西时,也许就能真正勇敢地面对它了。”

「生活不会停」

在影片《年会不能停!》结尾,胡建林回到厂里,成为了副厂长;白客饰演的马杰也得到了晋升;庄达菲饰演的潘怡然则在转正之后,选择了离职去追梦。三个人最终有着不同的选择。

这番颇有现实感的结尾,让前面的故事显得更加荒诞有趣。诚然,回望现实,胡建林的“乌龙晋升”是戏虐的表现,更像是一场梦。

反而马杰苦苦生存,或更接近很多人的当下状态,他熟悉整个游戏规则,虽然知道不公,但也已经接受这个规则,在他身上会有种种现实原因,他只能忍着。他依旧会在喝醉时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内心始终都还有一点点火花,有不服气的地方。

在董润年看来,虽然胡建林、马杰和潘怡然这三个角色代表了职场里边不同的人群,“但我在创作的时候,他们代表了一个人的三个时空,是大家每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曾经刚踏入社会的大家,谁又不曾和潘怡然那样,对一切始终是热烈的,“那时的大家,谁又不曾是理想主义者呢?”看似理想的胡建林,更像是大多数人当下理想中的未来,经历一场爽文般的升职,“只是他的理想在于大家在马杰的阶段,内心的火苗没有熄灭,那就真的有可能迎来人生的翻盘。”

当然,和大多数人一样,编剧兼导演董润年坦言,当下的自己,因为年龄和经历,“我更能理解马杰的状态,会遇到很多不公,但敢不敢反抗,即便反抗了,结果是否又能承担呢?”

影片的结局不会成为现实的定调,只是没有试过,谁都不知道故事会怎么发展。

故事看似结束了,但和片名一样,众和集团的故事也不能停。

在《年会不能停!》的创作之后,董润年创作了剧集《不讨好的勇气》,又一个发生在众和集团的故事……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