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029.com > 影视推介 > 正文

《三大队》影评:程兵入狱后不放弃,以平民身份追逃犯

编辑:米兔影评时间:2024-03-27 09:29:47

  《三大队》上映首日便突破亿级票房,第二天豆瓣评分更是从7.8上升至7.9,成为了观众热议的焦点。该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原型来自于“网易人间工作室”编辑深蓝的《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非虚构作品,讲述了一段令人动容的追凶历程。

  影片主要讲述刑侦大队队长程兵带领的三大队在办理一起恶性案件的过程中导致嫌犯之一意外死亡,被判入狱。出狱后依然坚持以普通人身份追踪在逃嫌犯的故事。

  十二年的追凶历程,可以说是程兵的一种“我执”。对真相的固执、对原则的坚持、对理想的追求,“我执”又如何?

  讲故事的“我执”,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关键点

  影片故事的创作蓝本《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是2018年网易文学年度点击冠军,被“万人求拍影片”。导演戴墨曾在采访中表示:“故事已经够感人了,就不用炫技了,它的底子已经够厚了。”

  “没有大俯拍、大空镜、航拍环绕之类的”,导演的镜头里,只有略显“平淡”的叙事。然而,越是平静的画面、稳定的节奏,有时候,越能突显刑侦的险、犯罪的暗、人生的苦。

  近年来,“新主流”影片席卷华语影片市场,不乏有许多像《长津湖》《战狼》《我和我的祖国》的影视作品,讲述家国情怀、民族大义等与价值导向密切相关的宏大故事,影片《三大队》则从**程兵的个人命运,讲述坚守初心、追求正义的群像故事。

  曾经是三大队的队长程兵,专业能力强,办案经验丰富。原本职业前景光明、家庭幸福美满的他,因为嫌犯在审讯过程中死亡而被判刑入狱。不过,影片讲故事的重点不在于程兵如何“一腔热血式”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通过他如何在狱中、刑满释放后持续不断地寻找王二勇的行动过程,来体现一名**的职业信仰。和身份、职业、利益无关,程兵所做的,也是影片想传达的——“我执”是一种人生态度。它不是“一根筋”,也不是“钻牛角尖”。它帮助你在每个人生的迂回之际,告诉你初心的方向。

  同时,影片也用简短但完整的故事辅线呈现出其他角色,如特意去很远的地方开手串店的蔡彬、“收拾”媳妇只用一个热吻的马振坤、抠门却心系儿子的廖健、第一个嚷嚷要跟着队长继续追凶的愣头青徐一舟等等,让每一个转折或冲突之处,都有迹可循、有逻辑可依,**的群体画像也随之鲜活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抓住张二勇后的情节中,程兵问“现在没有口供也能定罪吗?”让人感慨。离开公安系统以后,时代的变革、科技的进步、法制的健全只让程兵惊讶了一瞬,便表现出对刑侦技术与机制进步的欣然。今后,再也不会有“王二勇”逃离法网了。

  现实主义的“我执”,寻找情感共鸣的核心

  影片开场,犯罪悬疑的类型元素“开门见山”:冷暖交错的楼梯间、纯白睡裙上沾满血渍的少女尸体、闷热烦躁的南方夏夜……虽然导演更多做的是模仿,但谁又能拒绝一部镜头画面像《七宗罪》的犯罪影片呢?随后,破案、解密、缉凶按部就班进行,直到王二勇的逃脱,故事变得不同,情感开始变调。

  如果说,程兵“五天内破案”的承诺是一名**的理想主义,那么影片接下来刻画的,则是一场长达十余年的现实主义“鞭挞”。

  **成了囚徒、罪犯成了寻常人家的丈夫,几组错位的关系,堆叠起故事的骨骼。哪怕是穿着狱服、背着牢规的**,骨子里仍然是**。这种戏剧性的冲突,在很多刑侦犯罪类影片中可以看到,也是最能完整人物的立体性和闪光点的部分。无论是编剧对人物的刻画、导演对镜头语言的使用还是演员对细节的演绎,《三大队》无疑都处理得当,将身份地位跌落的隐忍、大海捞针的绝望、职业信仰的“我执”等尽数展现。

  在侦察系统还未健全完善的年代,没有监控,挨家挨户查找;没有技术,靠眼力比对人脸;没有团队,一个人走遍各地,摆夜市,做搬运工、夜班出租车司机、快递员,当网吧保安、小区门卫……观众也从这些日常的、身边常见的真实场景代入,妻女的疏离、伙伴的离开、逃犯的挑衅等情节把那些无奈、无解、无助的情感变得“合理”且浓烈,从而理解、共情了程兵的“我执”。

  尽管《三大队》整部影片的历史厚重感和人文思辨性稍弱,但它为当下影片市场找到了新主流影片的“通用公式”,不失为作品的意义之一。

  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一个“我执”,甚至正处于“我执”的时刻。最终,大家终其一生,不就是为了游到“我执”的彼岸,真正向过去告别,走向未来吗?《三大队》用一部影片的时间,给了大家一个深刻的启示和答案。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